为什么2021年出版费用一直在上涨?

2021-06-25 21:16:52 habook

机构改革 质量严审

今年“两会”,我国启动了新一轮的政府机构改革,改革方案落定:新闻出版工作划归中共中央宣传部,由中宣部统一管理。新闻出版业的消费升级将由党中央亲自负责主抓。

中宣部针对出版现状,加强了对新闻出版的管理工作,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:

1、严格控制出版图书质量,抽查各社出版新书,对抄袭和质量差的单位进行严厉处罚;

(详细信息请查看:想出书?对不起,出版游戏规则变了!)

2、控制全国出版总量,消减书号;

据行业主管部门某官员明确的说法是,“2018年图书品种总量零增长”。在总量控制的思路之下,一些国有出版机构和民营图书策划公司的业务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,甚至出现了上述“一号难求”的景象。

与此同时,各出版社和出版商为响应号召也开始重新布局:重视稿件质量,加强出版后期装帧设计,严控印刷装订质量等等。并作出相应调整:

1、严控出版选题,控制出版质量;

正常情况下,只要内容积极向上的选题问题都不大,但今年出版形势紧张,稍微敏感一点的选题,出版社都不愿意接,比如有关政治、军事、民族、宗教等,还有一些重复的选题,内容不积极向上的,玄幻类小说等。

2、加强出版图书的审核,确保无差错或低差错率;

我们国家对出版物差错率的忍受标准是万分之一。这万分之一不仅指文字的差错,也包含标点符号错误以及格式错误。

3、压缩出书数量,提高出版资助费(出书总数减少但还要保证整体营收)。

02控制出版量 书号收紧

2018年,图书出版工作归到中宣部直管后,坊间消息称国家削减书号10万个,相当于在2017年约30万个书号的基础上削减了三分之一,因此今年书号资源骤趋紧张。2018年民营出版机构最直接的感受是,原来书号不是问题,现在书号再次成为一种稀缺资源,成了一个最大的问题。不少出版社在6月份时就用完了全年的书号,新书出版只能等到2019年3月前后。

在中国,书号是带有一定“稀缺垄断”特性的“生产资料”,书号政策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关注。我国政府对出版社采取的是“审批制”,行业主管部门掌握着书号的发放权,只有不足600家国有出版机构具有书号申领资质, 而民营书商要想出书必须通过与国有出版社合作。通过此举,政府可以有效地对图书市场进行宏观调控,同时又尝试“制版分开”、“出口追责”等手段, 规范民营图书公司和国有出版社的合作。

在此环境下,书号限制,会在一定程度上会拉动出版费用的上升。

03环保力度加大,印刷成本增加

纸价

国家环保部门加强了对造纸业等污染行业的直接干预,要求造纸厂停产或减产,直接影响到纸张生产与产量,导致纸张价格大幅上涨。

印刷

印刷周期大幅延长。印刷业对大气也有一定污染,由于与造纸业相同的问题,因此也经常被环保部门要求停产、减产,导致印刷周期大幅延长,以往7-10天能印刷完的图书,现在至少要30天左右才能印刷好,碰上局部地区特定天气变化,政府临时加大监管力度,可能印刷时间更长。

印刷成本增加。由于国家环保部门要求印刷材料、印刷生产、印刷产品达到环保要求,传统印刷厂往往需要投入少则几百万、多则数千万进行技术改造,加上人工成本、物价上涨等因素,印刷成本也不断攀升。

04出版费用

由于编校质量检查趋严、选题审批机制趋紧,一些出版机构纷纷表示“2018年选题通过率变低了”。再加上,七八月份书号紧张,“一号难求”,很多图书公司的产能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,“一堆选题挤压着出不来,出版周期加长”。

出版业是政策性很强的行业,国家政策的调整对出版业往往比对网络媒体产生的影响更大、持续的时间更长。对因国家出版政策调整导致的出版成本上升,作者应理性看待,因为这是国家意志,不以个人或某个机构意志为转移。预计2019年出版费用也不会降低。

尽管如此,一些优秀的作品还是要传承下来的。大豫出书网秉着打造精品读物,避免粗制滥造的原则,我们度过了出版业一个又一的个“寒冬”,在“一号难求”的2018年,我们仍以高标准要求自己,为作者朋友提供更优质的出版服务。